> 新闻 > 科技 >

科研1.5代移民的七年留学观察

来源:曲阜网综合报道      2019-06-12 11:18:13

与张彻在国内找工作的出师不利相比,常远那些最终进入美国高校任职的师兄师姐,并非在科研成果产出上有碾压式优势。

让国内研究生们头疼的“延期毕业”问题似乎并未给张彻、常远们带来困扰。

理论物理不是时髦学科,解决重大理论问题才是终极追求。在常远为《自然》《科学》的投稿绞尽脑汁时,张彻更关注他的研究本身。

“撒网式打招呼”VS“单盲式推荐信”

自张彻2012年赴美读博,到2018年获得博士学位,6年在美国理论物理领域算是获得博士学位的较短时间。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VS“合作关系”

这体现出中美在人才培养和科学文化方面的巨大差异。“我们培养的是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是技能层面和知识层面的能力;而美国的教育培养的是提出问题、发表观点并说服别人的能力,是思维层面的能力。”

“从这个意义上说,《科学》《自然》等确实可以被认为是权威的‘科普资料’。”张彻说,正因为这种大众性和综合性,使《科学》和《自然》进入了高影响因子的良性循环通道。

美国研究生和导师之间的矛盾更可能集中在学术范围,比如有的导师会督促学生的实验进度,在实验结果不好时有可能对学生进行人身攻击。常远说,以他所接触到的情况,这已经是师生矛盾的极端情况。

常远并不否认,如果两个求职者都符合高校的职位需求,同时能力不相上下,推荐人的“人情因素”会是决定结果的“最后一根稻草”。尽管美国高校也有类似学术道德委员会的监督机制,但多数科学家会因为珍惜学术声誉和恪守学术道德而坚守底线。

与和他同时赴美攻读无机晶体材料的同学常远不同,张彻的博士生涯没有做不完的实验、改不完的paper。他要做的是更基础、更原创的理论研究。

回到美国,张彻与导师商量将接下来的文章发给《物理评论快报》,这是一个不得已的提议,相比《物理评论D》,前者更能给他带来国内寻找职位的优势。

而在常远所从事的无机晶体材料领域,平均博士毕业时间也要达到5年半。

“完美制度设计”VS“坚实道德基础”

“按时毕业”VS“按标准毕业”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曲阜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曲阜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曲阜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