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国内 >

司机不赚钱滴滴喊巨亏,而它的上市需求也迫切起来了(2)

来源:曲阜网综合报道      2019-05-15 21:42:42

  2014年共享经济刮起的狂风巨浪渗透到了各行各业,然而共享行业需要烧钱、砸钱,在这个盈利模式还未清晰的行业里,每年有上百家企业成为死亡名单里的一员。以至于有的时候,程维自己也会忍不住对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感慨,“我们是身在刀山火海里的一家公司”。

  另一方面,滴滴还在做一项更加重资产的事情。

  “和平是打出来的,不是谈出来的!”滴滴早期投资人朱啸虎称,谈和的筹码越来越高,没有这些筹码连谈和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团队的融资能力极其重要。

  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发生半个月前,程维在联想之星十周年大会上谈到创业时说,创业者是最不容易的一群人,就像推开一扇门,外面是漆黑一片,那条路是不清晰的,要时时刻刻一边摸索,一边认知,一边修正。

  需要补充的是,滴滴此前曾非官方的公布过数据称2017年滴滴全年亏损额只有25亿元。当时市场还有观点称滴滴有望在2018年实现扭亏为盈。

  滴滴和优步中国打得最凶的时候,程维曾表示,滴滴一年花费40亿美元进行“市场培育”。而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此前透露的数据是,2015年Uber在中国市场亏损超过10亿美元,并且还把在全球其他市场的盈利都补贴到中国市场上。

  2017年,曾经全球化上高歌猛进的Uber不得不忍痛割肉,先是决定与其俄罗斯竞争对手Yandex NV合并出行业务,让出了俄罗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和哈萨克斯坦这六个国家的打车业务,然后又宣布将暂停在澳门的拼车业务。

  2018年,滴滴的全球化开始越做越重。

  截至目前,三证不齐的网约车司机还能在滴滴平台接单。不过,司机普遍反映平台的单子会优先派给三证齐全的网约车,而不同司机获得的奖励也会存在一定的差别。

  第一财经记者从滴滴内部人士处了解到,程维在大会上强调资本未来会有长期的不确定性,未来滴滴要更加精细化的运营。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滴滴的确已加大合规化投入力度,设立证件办理推进专项资金,组织专职人员加快推进证件办理,积极组织驾驶员培训,和合作伙伴一起鼓励、引导司机办理人证车证。

  而这一连串的挑战中,滴滴的终极大招是凭借融资多次击败对手。

  2月15日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滴滴CEO程维宣布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要整体裁员15%,涉及2000人左右。

  但程维也强调这需要时间,滴滴将根据各地网约车新政的要求,“制定分城市分阶段合规目标”。

  滴滴曾在2018年12月18日公开表态会持续并加快清退平台上不符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的司机和车辆,强化派单合规性引导,逐步减少对不合规人员和车辆派单,直至停止。

  而现在,留给程维和柳青的问题是,资本未来会有长期的不确定性,仰仗资本一路狂奔的滴滴如今必须收紧钱袋子。

  事实上,在2018年之前,滴滴更偏爱通过股权投资进入其他海外市场的曲线出海方式,而不是像Uber一样的直接深入当地拓展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关停并转”和裁员的同时,国际化依然是滴滴重点领域。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2019年滴滴将继续招聘2500人,目标是2019年年底员工总人数将和去年底的13000人持平。

  第一财经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不管是专车、快车、顺风车还是巴士,滴滴其实都是这些市场的后来者。拥有资本加持的滴滴更习惯以海量补贴的方式开路,将竞争对手挤出去之后,再开始精耕细作。

  2002年,柳青加入高盛(亚洲)集团投资银行部负责“分析员工作”,2004年转投直接投资部工作,2008年晋升为执行董事,2012年,晋升为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亚太区董事总经理后,柳青成为高盛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之一。

  2016年滴滴出行在一轮融资中筹集了70亿美元资金,获得了包括苹果在内的多位强大盟友,以此抵挡Uber当时在中国的竞争。

  但这一切针对司机端的补贴在滴滴一家独大之后戛然而止。随着市场竞争回归理性,滴滴司机端的补贴政策也越发缩水,不得已之下,有些专车司机不得不连车里面配的水都精打细算起来,有时候会偷偷把昆仑山换成康师傅,或者如果乘客不要就不放了。

  上述组织架构调整中,滴滴核心业务和多部门都将进行合并、调整,其中专快车事业群合并,成立网约车平台公司,原小桔车服和汽车资产管理中心(AMC)合并,升级为新车服,成立车主服务公司。

  刚刚过去不久的2018年12月31日,一度被视为网约车市场的一个重要节点。相关部门在2018年的网约车大整改中要求,所有网约车平台在12月31日前清退所有无证车辆。

  这么一看,应该是网约车司机们委屈了,明明到手的补贴没看见多少,滴滴巨亏的锅他们并不愿意背。

  2015年2月中旬,滴滴宣布与快的合并的时候,这两家公司还只涉及出租车和专车两个业务,但等到2015年9月,滴滴已经拥有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5条成熟产品线。

  目前大多数网约车平台上都没有完全停止向无证车辆派单做出正面回应。

  “在个人移动出行的各细分领域永远都会有竞争的,但是在一站式全平台目前除了滴滴没有人能做这个事情。不是任何人都有喊出‘我要做一站式全平台’的底气的,而底气之一就是资本,没有资本的底气很难喊出做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平台。”柳青此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这样解释道。

  那时候,各家专车公司都能随手挑出批量产生的月入两三万的专车司机。而补贴是让不少专车司机干劲十足的直接动力。

  资本“变脸”

  “关停并转”非主业

  但这个“一刀切”的规定,从执行结果上来看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一旦亲力亲为地去海外开疆辟土,如何适应当地政策并与当地对手直面竞争,这些曾经考验过Uber的问题就需要滴滴来一一面对了。

  但如果结合2018年全年亏损109亿的数据,在美团停止打车投入,滴滴外卖也不再疯狂补贴之后的2018年下半年,滴滴亏损额超过60亿,明显高于上半年。

  为了引导网约车司机积极的合规化,滴滴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对合规司机的补贴力度。

  其实只公布了两个数字,一是2018年滴滴继续亏损,而且是巨亏109亿元。另外,2018年全年滴滴投入了113亿元补贴司机。

  随着柳青的加盟,滴滴的融资消息不断传出。

  而当下的网约车合规化的清退潮下更是让不少网约车司机难以为继,因为资质不够或者赚钱少了,很多网约车司机都纷纷转行。

  顺风车乘客遇害案件之后,2018年9月,程维在一封内部公开信中罕见地公布了滴滴的盈利情况称,2018年上半年公司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元人民币。

  但是这个结论滴滴的司机们纷纷表示不服。

  而这些国际化版图的扩张都是需要滴滴花真金白银去打开市场的。

  2018年2月9日,滴滴与软银宣布计划成立合资企业,进入日本出租车市场。一个月前,滴滴还收购了此前 1 亿美元投资的巴西打车服务商99。

  相比海外版图不断缩水的Uber,滴滴在海外投资业务接连开花,宣布追投有着东南亚滴滴之称的Grab之后没几天,滴滴又成功将手伸进东欧和非洲,投资了聚焦欧非地区的移动出行企业Taxify。

  只是这一次,滴滴需要的是一次伤筋动骨的大修正。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曲阜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曲阜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曲阜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