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国内 >

站错了职场阵营 只能当公司里的“战俘”?

来源:中新网      2019-06-27 16:05:13

  我这样不争不抢不哭不闹的纯粹,竟意外得到C先生的赏识。近两个月,他开始把一些较重要的项目交给我独立负责。“宫斗”烟云里,我渐渐看清自己要走的路,而不是别人的恩怨。

  那么只能忍耐。

  我经常困惑: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选错了?我本来只想到这个公司心无旁骛、踏踏实实地学本领,结果因为“派系原罪”,被卷入虚妄的纷争,又因此受到不公正待遇。

  “AB大战”尘埃落定,也宣告了我们派系所有人的战败。接下来的事愈发可怕,公司上层说,找到替代A先生位置的人不是一日两日能实现的,在悬而未决的岁月里,让B女士暂时代管本部门。

  站错了职场阵营 只能当公司里的“战俘”?

  上大三时,我就来到目前就职的上市公司实习,因为比较踏实勤勉,部门老师们对我印象都很不错。在毕业前大半年,当我的同学们还在海投简历时,我就牢牢锁定了该公司炙手可热的offer。

  6月的尾声,你终于刷完学生身份的进度条,紧接着的,就是一场更长、更莫测的考试,它叫职场。职场不是童话,而是社会要教给你的“普通话”。职场总有无解的难题,无助的困境,等待你找到答案。你终将独立在挫折和迷茫中成长,修满这堂人生课程的学分。这些职场“过来人”的故事,献给年轻的你,愿你不辜负宝贵的青春。

  但是,正式工作一两个月后,我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看似单纯、稳定的公司,是野兽呼啸的丛林。或许由于公司正处于飞速上升期和业务拓展期,原本只是“暗流涌动”的派系斗争,骤然变得空前激烈,硝烟滚滚。

  事后得知,B女士技高一筹。她很早就暗中取得了公司多位上层的支持。平日里比A先生要隐忍许多,看准机会一招致命,让对手再无翻盘机会。

  派系斗争风云变幻,但我这里情况没有变得更糟,而是意外得到了一点好转。当C先生铲除旧势力,重建新派系的时候,我的同事们陷入了更大的负能量,有两个果断提交了辞职报告。而我并无更好选择,一门心思做好手头的事,不问纷争,不再站队。

  那段时间,很多朋友怕我郁闷得患上抑郁症,纷纷来安慰我或者给我支招,劝我辞职。但是,一方面行业大环境并不景气,岗位缺口稀少,另一方面仅仅一年的工作经验让我毫无竞争力。

  我所在部门的领导A先生,与隔壁部门的领导B女士,暗地里同时争夺一个公司上层的席位,是尽人皆知的秘密。平时,A先生和B女士各自领导的部门,会在一些公司大项目的推进中有较多业务交集。随着斗争进入白热化,可想而知,原本专属两个人的个人恩怨,进一步扩大到他们各自领导的阵营上,变成两部门、两群人之间的大乱斗。

  派系斗争不可控,而职场小白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不在乎他人,只关注自己的职责和节奏。

  自打去公司实习开始,我所知晓的一切,都是围绕部门的圆心而展开的。无论是人际关系还是业务内容。因为是该部门选择了我,给了我人生第一个饭碗,我自然而然选择和部门利益绑定。

  毕业时,室友羡慕我顺风顺水就要迈向人生巅峰了。呵呵,年轻的我们都太幼稚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C先生接管了两个部门所有人,建立宇宙新秩序。

  今年春天,我们这群“派系斗争战俘”似乎盼来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刻。上层宣布,已从其他公司招聘了一个资深主管。我们都很开心,虽然前途未卜,但起码也比向B女士俯首称臣强多了。一切都是新的,过往都翻篇了。

 

  作为职场新人,我能做的就是两个字:服从。但我没法调和上一级的矛盾,因而无法靠一己之力顺利完成某些工作。比如,当我要和B女士部门对接项目时,会遭到他们部门同事的各种敷衍、推诿或者刁难。我知道此间的种种不是自己的错,但是,每天起床,一想到这又是乌烟瘴气的一天,又要和B女士的手下们掐架,就痛苦得不想出门上班。

  夜深人静,我经常在月光下叹息,万事不由人,职场生活都是命安排的啊!

  而我的直接领导A先生又是一个性情中人。我如此评价的意思就是,他虽然是业务水准数一数二的精英,但在人际关系处理上实在不够成熟,配不上他的位置。遇到业务纠纷,他总是选择直接和B女士在办公室里大声争吵,在公司大群里怒怼B女士的手下。虽然情绪发泄掉了,嘴巴爽了,但问题不仅没解决,还酿成了新的战争。

  有时候,命运的安排就是那么无情。我毕业后进公司的这两年,与其说是一段95后个人奋斗史,不如说是被迫参与职场派系斗争的“琅琊榜”。

  接到这个消息,我们这群人在部门里唉声叹气一整天,同事说,我们这样和“战俘”无异。可是站错了阵营,只能愿赌服输呀!

  于是在之后的小半年里,我迎来了职业生涯的“至暗时刻”——似乎也不对,因为以后还可能更黑暗。B女士表面上说一视同仁,但实际上她和手下处处给我们这些“战俘”使绊子:策划案被勒令返工N次,最后确定的还是第一版;砍掉我们原定的新一年项目经费预算;长期合作的代理商也被他们暗中抽走……

  A先生和B女士的派系大战持续了大约7个月后,有了最终的结果。我的直接领导A先生落败了,而且被“下放”到公司近乎于“边疆”的边缘部门。

  然而,人生怎可能是一条直线那么单纯呢?那位资深主管C先生报到后,接下来的剧情谁都没想到,包括B女士。C先生先悄无声息适应了一个月,并把自己以前在前东家的两个手下挖到了本公司。然后神奇地赢得了所有上层的支持,铲掉了B女士的位置。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曲阜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曲阜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曲阜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